手机被老师骗走的鳗鱼

因为住宿,大概周末回家更新
头像是自己的人设
老公就房子一个
龟速更新,说更新大概晚上。
渴望评论

沙雕表情包挑战
画了才发现根本找不到熊猫人的精髓

有车一点点
可能会翻
上学好累
上生物课摸的鱼,各位娱乐看看就好。
:O)躺

安:直觉告诉我
选那边都没有好下场

今天依旧是腰疼的一天呢,-)

秋日祭签绘!
果然我到哪里都手抖。
@小房子
依旧是雷安!

沦沉迷游戏的可怕后果)

   论LOL大神的堕落
    我流沙雕论坛体,表情包疯狂冒泡。
   
1L    你雷爸爸的小迷弟(楼主)
  今天我要跟各位吐槽一下关于我男神堕落的辛酸历史。身为一个粉了这个帅哥四年的小迷弟我受不了!

2L    
   前排挤一挤,看来楼主知道的好多(笑哭)先揉揉头。

3L     
   前排围观,兜售瓜子可乐以及汉堡包。

4L    
    呜呜呜,楼主要讲述我雷总的堕落了吗。。难受:(

5L    
    哈哈哈,雷总现在不是玩卡牌玩的很嗨吗233333。

6L      楼主
    五楼你知道的太多了(捂脸哭)。拖出去斩了吧。
咳咳,不闹了;我来讲述下这个血泪史。

7L      
   害怕jpg

8L      楼主
    雷狮相信各位都不面生,就是那个骚爆对面的一打五大神,我雷总藤紫色瞳孔,墨蓝色的短发,以及时尚星星头巾和大码童装,是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跑题了
      是个LOL的大神级别爸爸,别人打团他从来不跟,沉迷带线推家打龙,队友都发骂人话
,我雷总呵呵一笑,霸气十足的让队友乖乖闭嘴。
       “闭嘴,谁家亚索跟团?老实看着。” 
      然后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面快出残影,游戏里的人物直接蛇皮走位疯狂carry戏耍对面五个弟弟,还没等队友发完666就把对面的家捶爆了。不得不说这技术让我这个排名亚索看了都想叫爸爸。可是最近几个月雷总都没播LOL了(咸鱼躺)。

9L       
     我个局外人大胆怀疑下,容我冒昧问句,雷总有对象吗,是不是去陪妹子了。

10L
    雷总没对象啦2333333,楼上请好好听讲。

11L
楼主继续,楼上两个我帮你红烧了已经。

12L        楼主
    然鹅我最近打开直播间,雷总的屏幕上面忽然冒出了一个很少女的开头pv,我先是懵逼了下。
      看到雷总耸肩一脸无奈的说:“要不是朋友推荐他帮忙做测评才不会碰这个游戏。”
       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碧蓝色的渐变大字,我知道了这该死的万恶之源的游戏名字――凹凸航线。

13L
    出现了,凹凸公司毒品游戏中的战斗机。看来是人都躲不过。凯佬设计的太心动了。(躺)

14L
    楼上加一
15L
     加一
16L
     加10086
17L   楼主
       这不是雷总的话题吗。。。。怎么这么多凹凸游戏的迷妹迷弟。。。。。害怕jpg,我真的没进错话题?????
       这个游戏这么有名的????

18L     楼主
   刚才去百度了一下,这游戏拿了这么多的奖!?可怕如斯,等会,跑题了。
这个游戏不是对新人特别友好吗,开头抽必出一张金卡,不过后期很肝就对了。←_←
我雷总一脸不屑的瞎画了一个鬼画符就把召唤图扔了出去,然后一只手拖着帅脸另一只手拿起啤酒豪爽的来了一口,一阵金光之后。。。。接下来的内容可能引起你们的不适,尤其是游戏玩家。。。。。我说还是不说

19L
     没事楼主说吧,我已经七十级老年人了。。。。
大风大浪都见过,帮你摁着那群幺蛾子。

20L     楼主
       我说了啊,只看见屏幕上面一阵金光,雷总一下出了――两张。。。
貌似还都是什么。。。。安迷修???
然后我就看见游戏页面里面一堆人疯狂哀嚎,这个有这么好的???

21L
    举报了,我玩了三年没见过安迷修。我抽了多少卡:)
22L
      。。。。。。。。。
23L
      楼主啊。。。。身为安迷修的小迷妹,请让我解释一下这张卡为什么一下子就掀起波澜了(捂脸哭)。
       安哥是金卡里面。。。。最百搭的一张。。。而且升级材料特别亲民。。。。。升级之后。。。攻击超级高啊。。。
可以说是最好养的强力金卡。。。
而且掉的概率贼小,算算全服大概也就七八个有一张以上的安迷修,大多数人都没有这张卡。。。
个别欧皇也就一张。况且安哥助战几乎次次动,真的特别懂事呜呜呜。
尤其是骑士风度特别帅气,简直理想男友呜呜呜

24L
    你雷总怕不是貔貅成精(滑稽)
25L
      虽然是雷总的迷妹,可是雷总好欧啊。。默默羡慕的流泪。
26L      楼主
      然后罪恶的源头就这样开始了,雷总向来不夸人,那天难得的来了句:“哼,长的还不错”眼睛盯着屏幕目不转睛的,鼠标在安迷修身上划来划去的,每个角度逗看了个遍我的妈。
然后弹幕就炸了
       之后美名其曰为了看看安迷修,觉得他好玩。
      天天登游戏看,每天都要戳他戳个四五分钟。刮风下雨不耽误签到的那种可怕,上次网线断了,你雷大爷为了看安迷修徒手修电线。
我真害怕雷总被电到神志不清T_T

27L
      楼主,你雷总的确被电了,被安迷修电的神志不清的,现在进戒毒所还来得及。不聊了,我去肝安迷修去了。

28L
      楼上你很危险哈哈哈哈哈哈

29L      楼主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雷总后来干脆连LOL直接不开了,天天盯着凹凸航线,肝的没日没夜,尤其是上次的中秋活动,吓得我半夜还看见雷总在直播,不得不说我真怕雷总当场去世
(+﹏+)

30L
      中秋活动是吧,凹凸分月祭是吧,那活动打的我肝都要爆炸,各种小怪把我摁在地上摩擦,被打的不成人形。罪恶的官方,竟然出古装兔耳朵安迷修诱惑我!那个翘臀,那个可爱的小兔尾巴,毛茸茸的,还有那对大耳朵,红红的耳尖,碧绿色的眼睛里面清澈透亮的有一个小月牙形状的金色。耳朵上还有一个红色的绳结,官方算你狠!我肝!肝给你看!

31L
      楼上清醒点,不是有肝就可以的哈哈哈哈(哭)
32L
      对手速太苛刻了,我要爆炸了!
33L
      能过关的简直鬼才。
34L
      你雷狮爸爸已经N刷了(捂脸哭),可能这就是大佬吧。我常常因为不够变态而和你们格格不入。雷总刷出来之后把那个截屏挂在空间社交网站首页,每天都要受到万点暴击,当场去世的那种。e_e
35L
   最过分的不是雷总每天都点安哥然后把互动给我们看吗qvq
36L
猛男落泪

37L
     点了之后兔耳朵安哥就会特别害羞的缩一缩,耳朵还粉红粉红的动一动,两只手纠结的握在一起,咳嗽两下提醒你现在是工作时间呜呜呜。
        出站胜利之后还会有概率掉一张月色背景的庭院图呜呜呜。战损的时候走光会更严重。。。。那个白白的腰啊。。。(躺)
      一边捂着自己的伤口不让你担心还特别温柔的安慰你呜呜呜无,明明受伤的是他啊呜呜呜。超级心疼骑士安哥呜呜呜。。。。

38L       楼主
      雷总也截了好多安哥走光的图。。。雷总是魔鬼!!

39L
   因凹凸航线风评被害哈哈哈哈
40L
     233333
41L
   精彩
42L       楼主
     最戏剧的还不是这里。凹凸航线不是有什么婚船吗,那天雷总一扫自己的卡牌库,我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雷总卡牌几乎全是安哥,每个款式的都养了(害怕jpg)
       而且前几个还是婚船啊啊啊啊!!!雷总你这样在现实是犯法的谢谢!您这么猛的吗?!

43L
戒指难得到死了,雷总金肝石锤了。不接受反驳。
44L
卧槽,我才肝出来一个。。。。
45L
加一
46L
就我一个都没得???
47L
欧洲人的丑恶嘴脸哼
48L
雷总那么白,是真的欧。。。。
49L
烧香拜雷总ing
50L
邪教警告哈哈哈哈哈哈
51L
就你骚
52L
反正雷总就是沉迷这个辣鸡游戏了,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红红火火
53L
真香定理
54L
王靖泽警告哈哈哈哈
55L     楼主
   我天,雷总公开了他有对象了,貌似也叫安迷修!!!
56L
!!!!
57L
??????
58L
刺激
59L
正常,我看了,安哥原来是游戏的原型。。。。。难怪一下子征服了雷总这野马一样的心233333333
60L
野马可还行
61L
99
62L
99
63L
九块九是不是有点少哈哈哈哈
64L
恭喜雷总抱得美人归哈哈哈哈哈哈
65L      楼主
雷总开直播了!!说要介绍下安迷修!我先去了!

66L
围观
67L
加一
68L
百年好合(红包)
69L
楼上鬼才
70L      楼主
我回来了!!!安哥好帅卧槽!!!他俩好配呜呜呜呜呜无
71L
哈哈哈哈哈哈哈
72L
喜闻乐见
73L
滑稽哈哈哈哈哈哈
74L
我有点想和雷总抢安哥(躺)
75L    雷神之锤
蛤?你在想什么,异想天开。呵
76L   楼主

雷总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无
77L
!!!!
78L
捕捉!!!
79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0L     雷神之锤
弱鸡们好闹,婚都结完了好吧,哦对了,以后照常直播LOL。毕竟真人在边上陪我玩LOL。

81L
单身狗的爆炸
82L
哭泣ing

此贴因为过火而被暂时封存,请申请解锁。
――――――――――――――――――》

猫科动物X2
我没有在上学,我马上放假了!
(自我催眠)

  Degenerate
           二
神父雷X恶魔安
雷狮和卡米尔只是普通的兄弟关系,雷卡请绕路谢谢。
  
   轰然倒下的大钟下,一个纤弱的身影伸出自己的手指,碧绿色的法阵将钟牢牢挡在两人面前。
      “真够意思啊,你这恶魔,前一秒还在和我针锋相对,怎么下一秒就肯为了救我而把后背暴露在我面前呢?”一边絮絮叨叨的嘲讽着的雷狮并没有停下自己玩弄安迷修两片燕尾下细长尾巴的动作。
       几乎不肢体接触的恶魔臊的自然是像破了戒的和尚一样,白皙的脸蛋上慢慢爬上淡粉色的害羞。整个人因为尾巴被别人握在怀里玩弄而僵硬的一动不动。努力支撑住重物就算了,身后的人还不停的玩弄着带着三角形的尾尖。
       棕色的眉毛抽了抽,恶魔低声请求着身后的魔王赶紧放开自己可怜巴巴的尾巴。雷狮一吹口哨,将尾巴失去兴趣的一甩,感觉到自己的尾巴脱离了魔爪,安迷修叹了口气。还没等叹完气,身后人的大手又一下重重的拍在安迷修的臀瓣上。
        火辣辣的感觉让安迷修感觉自己收到了前所未有的调戏与侮辱,在将巨钟放下后转身拔出双剑刚要惩治身后的坏蛋得时候。细长有力的手指勾住安迷修脖子上面的皮带,一下子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进,正在安迷修结结巴巴的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雷狮霸道得闯入了他的嘴唇。
        他像猛兽一样争夺着撕咬着安迷修的唇,狠狠吸住粉嫩的两片不放开。还霸道的再安迷修的嘴里堵的安迷修连气都要喘不过来,拉出一道长长的银丝后。满目娇羞的恶魔忽然惊呼一声。
       “啊!竟然缔结了契约!”安迷修一把推开把他搂在怀里的雷狮的俊脸,脖子上的铭牌一下子赫然出现了雷狮名字的恶魔文,耳朵上的木饰上忽然钻出两个可爱的紫色小钻石,在一阵小闪光下,紫色的晶石下坠着流苏取代了木头的位置。雷狮的左眼上一阵灼热,他不耐烦的闭了闭好看的眼睛,一个类似玫瑰和双剑的图案像蛇一样不知不觉的爬上雷狮的紫色瞳孔。
       “咦,真恶心的印记。看来不得不把这边遮上了,这么难看的印记,那些祷徒可会吓得四散奔逃。”
       雷狮将自己的嘴撇到一边,整张脸扭曲成不可思议的模样。嫌弃的抬眼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还没起开的安迷修。啧啧嘴表示着自己的不耐烦,像狮子敲打尾巴警告一样。
       可是迟钝的恶魔还沉迷着,洋洋自喜着。
       安迷修自信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自信的咳了咳,白皙的手有节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得得意又开心的笑容有种作弄成功的孩子的模样。
      “哼哼,这下在下就名正言顺的呆在你身边监视你了。”燕尾服下面的小尾巴还得意的一甩一甩着,雷狮黑着脸捏了一下坐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的臀瓣,对方立马惊弓之鸟一样一个大跨步离开雷狮,还不忘用憎恶的眼神盯着雷狮。
      “我感觉我的心情好像好了点,既然是你惹我不高兴,也得你让我高兴吧。”始作俑者撑着下巴有趣的打量着惊慌失措的恶魔。不知道是因为作弄了对方一把,还是看到对方失态的样子。雷狮感觉鬼使神差的开心了一点。
       “咳咳。。。你说的也。。。有点道理。”恶魔一边咳嗽掩饰心虚一边把眼神别到一边,碧绿色的眼睛下面有一片晕染而来的红晕。
       雷狮一个口哨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面的土,大步流星的走到安迷修的面前,双手掐着自己的腰,将身体向前探,挑起嘴角慢悠悠的询问着。尖利的虎牙闪着寒光。
       “喂,名字你总要告诉我吧,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的阶下囚了。”
        “在下的名字叫安迷修。等等?!阶下囚?”老老实实回答了问题的恶魔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控制住自己要狰狞到无法直视的表情审问着雷狮。
         “对啊,我叫雷狮,记住了,别回头连自己的主人是谁都忘了。走了”
           “就这么走?你确定在下不会引人注目吗?我可不想被消灭,在下可是老老实实的,守本分的恶魔。”几声高跟敲打地板的声音听得雷狮有点烦躁自己竟然忽视了这个问题。
       “那你说说怎么办?”
         “吼!”伴随着一阵烟雾腾起来,雷狮扇扇手嫌弃的把烟雾扫开,睁开紫色的瞳孔眯着眼看清,刚才还站着一个人的地方只有一个黑色的球状物体努力煽动着不大的翅膀飞起来,绿色的眼睛里面全是满满的自豪,哼了哼钻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在雷狮的长袍里面安家了。
      一只戴着手套的大手一把将还没睡安稳的安迷修抓出去,雷狮一边忍笑一边蹂躏着这个黑色的球状物体,安迷修吱吱的叫着反抗,绿色的大眼睛里面全是愤怒,但是在雷狮面前看来,不过是一个生气的吱吱叫的玩偶,忽视对方的抗议,蹂躏够之后,雷狮将半死不活的安迷修放回了刚才他窝着的地方。满意的用鼻子长处一口气,扬起嘴角转身出了教堂,末入了一片黑暗。
       雷狮走到一个破旧的老街区里,废旧的危楼执拗的挺立在风中,几颗干瘪的植物被风戏弄的来回奔波,鲜红的悬赏印贴在支离破碎的承重墙上面。雷狮一抬脚刚要踹开锈迹斑斑的铁门,那门吱呀的打开,请雷狮长驱而入。
       门后的黑影里面有一双灰色的眼镜,像波斯猫一样打量着雷狮,不一会便露出谄媚的微笑,露出的犬齿让人看的好奇而又不敢直视。
       “是雷狮老大啊,卡米尔,老大回来了。”个子不高的银发男人将雷狮毕恭毕敬的请进地下室,但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回头又确认了什么然后走开了,一个戴着帽子的黑发男孩从拐角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他用红色的围巾抿着自己的脸,碧蓝色的眼睛像是冰海。
       “雷狮大哥。。您。。。左眼是怎么了!”男孩的声音看起来有点焦急,有点因为震惊而颤抖。他将手捶在铁门上,红肿的手紧紧握拳。他蓝色的瞳孔缩小成了一个点几乎,他紧紧盯着雷狮眯起的那只眼睛。
       “果然是我。。。。疏漏了。。。。可恶”
       雷狮只是将大手按在帽子上,毫不在意的一笑,语音轻快的解释了起来。
       “哦,这个啊,是我遇到一个恶魔,收服他之后,他为了报复我留下的痕迹罢了。卡米尔,麻烦你担心了真是。”
      金发的人影一下子从里面冲了出来,像一只活脱脱的大型犬。
       “雷狮老大!哦,你回来了!”
         “佩利,你嘴角的肉渣好歹擦擦啊。”雷狮一边慵懒的睁开那只漂亮的藤紫色眼睛一边指着嘴角的肉渣。佩利捶着拳头看着雷狮从怀里掏出睡的安稳的安迷修。
      雷狮看着对方睡的一脸轻松,不爽的感觉爬上心头,一个恶作剧得想法逐渐成形。雷狮一个脑崩弹在安迷修身上,恶魔团子啾的一下弹了起来,被面前凑大的脸吓得不清。
      雷狮看着躺尸在手里的恶魔,心情大好。长腿一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后面还有一截..
一次只能十张
所以割裂开了

  附丧神pa.
小连载
不会用石墨只好截屏了
(吐血)